天天彩票官网 > 原创帖文 >


读《芣苢》(fu2yi3
读《芣苢》(fu2yi3)

这是“国风·周南”里的一首诗,一共6章(段、节)12句,2言6句相叠。诗的形式很奇特,就是很简单。首先,每凤凰彩票2句1章的第1句都是“采采芣苢”;每章第2句都是“薄言X之”,“X”是不同的动词。总起来说,《芣苢》6章只变了6个动词。这样的形式让我想起了欧洲的歌剧,或者是欧洲后来排演或整理的古希腊悲喜剧。后来排演的应该算“现代剧”,而整理出来的戏剧剧本仍然很有古意。我于是升起了从前读古希腊戏剧的整理剧本的感受了。

读《芣苢》,我恍惚在看古希腊罗马戏剧的一幕,这一幕布置了伴唱,伴唱多是合唱,或者合唱作为独唱的背景。但是这样的伴唱本身是音乐背景,起烘托剧情气氛的作用。我们不妨假设《芣苢》就是这么一出戏,或者是戏里的一个桥段:一群姑娘或少妇在采摘,剧情安排是比如“采摘一上午”,好比我国各地的采茶姑娘在干活。这样,舞台表演的时间也要相对长些,比如说10分钟吧。这时候,舞台上一群女演员做着有韵律的采摘动作,整齐划一,不断重复。同时,为避免沉闷的单调,于是用合唱做伴唱,基本是以像声词做咏叹,比如“哦……”、“嗯……”、“特啦啦啦啦……”等等。如此,妙曼的采摘舞姿和着背景的合唱,形成一个陶醉人的审美氛围。但是在高度的统一中又有小小的鲜明变化,比如舞姿改变了采摘的手法,随着,合唱也对应着采摘手法的改变而改变了唱词。

高度的统一是“采采芣苢,薄言X之”。第一章是“采采芣苢,薄言采之”搭配的。那么“采采”做何解?从《毛传》,经朱熹,到王先谦的《诗三家义集疏》,都说“采采”就是“采呀采呀采呀么采”。可是宋人戴溪、清人马瑞辰和今人闻一多都否定这种理解,而认为是“采采”是形容词,具体地讲,是形容茂盛、多。问题是《毛传》就是《毛诗故训传》,是战国初期鲁人毛亨所作,又授于赵国毛苌而再研究之著作,因此关于“采采”之解,是学朱熹、王先谦而秉承毛氏解,还是学戴、马、闻,否定毛说?从词语的“本义所指”上看,应该秉承《毛传》,人家毕竟是战国人。战国时期的鲁国赵国人把“采采”理解为什么,那就是什么,后来人怎么可以妄议其非而否定之?但是“妄议”至于否定的人们讲得有“诗学”的道理,说:“采采”是“采啊采”;“采东京1.5分彩官网之”又是“采”,一句里面三个“采”,都是一个意思,烦不烦啊?单调不单调啊?太没有文采了!于是妄议者说“采采”是说“多”,好多好多,于是么“采之”,这不顺理成章吗?有文采了,有诗的味道了。那么你采用战国毛氏的解释,还是宋人起的妄议?毛氏的应该是“正宗”;妄议的当然是“旁门左道”。那么你一定要“正宗”吗?这是读《诗》的一个问题。我雪里芭蕉认为:也许毛氏释“采采”是对的,是战国以前的意思,就本义而言,总比宋人的妄议靠谱些。但是“诗”而“风”者,原本是民谣小调,顺口溜就可以了,不会考虑文采的。孔子删定三百篇,也不过是大面上看去思想健康,诗句整饬就可以。孔子述而不作,没有想到去诠释,应该还是保留了较多的朴素野气。宋以后不对了,有了唐诗这样的高超讲究,“诗学”形成了,宋人就用后来更好的准则来解读诗,说“采采”是采摘,“采之”也是采摘,这太傻博弈了。所以宋人改了,改得更符合诗学道理,我们理解起来也更有诗的味道了。这就是接受美学的应用和体现。读古诗,不是为古人操心的,是为今人乐趣的,所以解释要讨今人好。我没说“只讨”今人好。

那么“薄言”呢?“言”是语助词,无实意。“薄”呢?有相反的说法,宋人说是“优游不迫”;闻一多的说法吴小如概括为“急急忙忙的”、“赶忙的”、“块块的”。可是既然芣苢是那么茂盛那么多,当年又没有“公司”,小农经济,自给自足,着什么急啊?所以我赞同小如先生赞同林庚先生的译:“薄言”是“就这么着”。“薄言采之”就是“就这么着采吧。”“采吧,就这么着。”真是神韵之译。林庚先生没说“急”也没说“缓”,说的就是“自然”,就是“过居家日子”,瞧,这诗就温馨起来了。

全诗唯一变化是动词,“采、有、掇、捋、袺、襭”。它们是属于“采”的多种具体的“采”,“采”的具体动作。我这里就不说了,因为这些动作在今天都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知道一点大概就行了。我要说的是这里还体现了我说过多次的“东方-中国式功能分类”的思维方式,它的特点不是搞“排他式分类”,而是类东京1.5分彩官网概念和属概念并列。在这里,“采”就是类概念,指一切的“采摘”,指属于一切归在采摘范围里的行为。诗里其余的采摘字,都是属概念,可是诗里把它们并立起来了。《诗经》的“风”定论为民歌;《诗经》定论为孔子删编,说明民歌也有粗俗不入耳的成分,但是这里的“东方-中国式功能分类”给孔子保留下来,这正好说明“东方-中国式功能分类”出于中国民间而为文化人接受,成为中华思维方式传统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知道爱斯基摩人有各种雪的词,却没有“雪”这个上位概念;中国好一点,《康熙字典》出了有“马”这个上位概念,还有各种各样马的字,那时满清人是游牧民族,自然熟悉吗,而采用东方-中国式功能新分类的思维方式非常有利于他们实践上用马。但是马的这些名称对汉人没意思,因为不用这样细致地分类了。《芣苢》也是这样,采摘在我们今天的生活里是最简单,甚至最下层的体力劳动,比如采茶姑娘。城里小资嗲妹妹为了装博弈,装扮农家姑娘采摘20分钟。她敢做茶家媳妇吗?所以我们今天吃茶,却不关心采茶,关心的是装博弈的“道”、“艺”。所以我们读读古诗,可以知道古代重视的各种具体动作和概念,这叫“懂文化”;欣赏吗?那就编舞蹈,把古诗里的字变成一个一个艺术的动作来表演。

“哦……,采采芣苢,薄言采之……”,舞台上,舞蹈又现,伴唱又起,古风荡漾……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6/8 10:55:47 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