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官网 > 经济风云 >


【老熊论考】闲侃自主招生
文/熊松林

从香港大学始,给人期望惹人忧的自主招生已经拉序幕。2月-3月初内地各校将陆续公布自招简章,3月初考生就要提交报名申请材料,4月底-5月初高校将公布初审名单。高考之后的几天(6月10-15日),考生、家长就得在各大学之间奔波,不断进行面试。然后,坐等高考成绩和自招结果。

  对于广大考生、家长,自主招生还是一件有些神秘、有些憧憬、又有些惶惑的事情。本文的目的,不是普及自招常识或者提供自招攻略,而是试图从根源上弄清它的实质。当我们明白了自主招生的底细,也许能免于患得患失,多些从容和淡定。

01

自主招生,本是一个小众的事情,现在却成为热门的话题——人们向往之、狐疑之、欣喜之,为之争执,为之力挺,为之惴惴不安,为之钻山打洞。

何谓自主招生?说白了,就是高校的自主:在拼考分的常规高考招生之外,有部分重点高校对部分考生再来一次笔试+面试,给予某些学生一些优惠。

为什么高校还要在高考之后再考一次?难道是统一高考不能完全担当选拔人才的重任?权威说法是:为了选拔具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优秀学生。因为高考是个统一的标准化模子,有可能漏掉某些“偏才”、“怪才”,比如钱钟书那种数学只考15分、外语可以考满分的人才。

“不拘一格降人才”,出发点当然是好的。自主招生可以视为对统一高考的一种补充,正如人们常说“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至于自主招生是否必要,目前尚没有定论。

立足特殊,面向小众,规模有限,优惠不小——应该就是自主招生的特点。

02

但是高校并不完全这样定位,或者说部分高校不甘于目前的状况,它们还想把蛋糕做得更大、有更大的作为。“假如国家招生考试机构都把事情包揽了,还要我们高校干什么?!”高校要找存在感,凤凰彩票要当家作主,要全面掌控招生环节——它们希望:招谁不招谁,最好高校自己说了算!

高校的理由冠冕堂皇:就如骑手最懂相马,只有办学者最懂学生;高考一把尺子、一刀切,不可能当好伯乐;招不到中意的学生,高校就没办法培养理想的人才,就解答不了钱学森的教育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而目前赋予高校的只是部分“自主”权,显然令其不能满意:

其一,只有部分重点高校才拥有自主招生特权(目前为90所,77所面向全国、13所仅面向本省),别的高校也很眼热;

其二,自主招生的指标很少,只占试点高校招生总数的5%(清华、北大例外)——大家都想向清华、北大看齐,清华、北大还想扩大规模;

其三,自主招生仍然受高考成绩限制,高校不能完全绕过高考进行“自主”——具体来说就是高校只有决定给谁优惠、给多大优惠的权力(降20分直至一本控制线),没有自主决定招与不招的权力。当然,极个别例外,比如篮球明星姚明、周琦,进上海交大就不需要参加高考。

不管怎么说,关于自主招生的争议,最终的焦点已集中在高校和教育主管部门的权力之争:一方希望拥有更多,最好独立自主;一方不肯放权,不敢放权。究竟谁能用好这个权力,究竟高校有没有能力胜任这个权力——这个话题很大,也有些敏感,本文就不深入下去了,我们只关心什么方式最有利于天下学子公平争取上升通道、科学促进人才发展。

顺便说一下,人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争取高考自主招生权最积极的恰恰是那些重点高校,越是牌子响亮的高校争得越起劲,清华、北大之类的超级牛校恨不得全都是自主招生,而那更多的一般院校反倒没有怎么发声,至于高职专科,你就是打死它,它也不情愿到市场上去搞什么自主招生——都是高校啊,都必须以培养人才为己任啊,怎么态度相差如此之大?

03

我们来看看市场上的教育培训机构对自主招生是个什么态度。

“只要达上一本线,就可进入985,清华、北大不是梦!”民办机构有了最诱人的广告由头、拓展了无数的市场空间,它们是欢呼雀跃的。

自主招生需要繁琐的申报材料,一般家长、考生能搞定吗?笔试和面试要考哪些范围、面试应该如何应对,不参加专门培训有信心上场吗?

高校为了减少审核申报材料的劳动量,大多设立了自主招生申报门槛,比如全国中学生五大学科竞赛(数、理、化、生、信息)及科技创新大赛、全国中学生创新作文大赛及新概念作文大赛、全国创新英语大赛及全国中学生英语能力竞赛……等奖项要求,还有什么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过论文、获得发明专利……等等五花八门的要求——这是一般人用常规途径能够搞定的吗?以笔者为例,比如要在国家刊物上发论文,即便达到或超过公开发表的水准,也多半找不到发表的途径啊。我们不清楚那些神童的论文是如何写出来的,更不清楚是如何找到国家刊物发表的。

但是市场上就有机构号称能够搞定这些,并且也或多或少搞定了一些——不然这个生意也做不下去。

有需求就必然有市场。不争的事实是,自主招生催生了一个繁荣的教育培训市场。除了针对五大学科及笔试、面试的培训如火如荼,社会上还有“代写作文”、“代写论文”、“包发论文”、“包办机器人、科技创新获奖”、“初审包过”……无奇不有的商业模式,且收费昂贵。

04

自主招生既为选拔“偏才”、“怪才”而设,那我们来看看学生中有多少“偏才”、“怪才”,他们都是些什么样子的“才”。

在笔者看来,学生之间除了天赋能力、用功程度的正常差别,并没有太多的“偏”、“怪”差异,天然由偏而怪且成为“才”的可能就更少了,也许一百个中间还不一定有一两个——5%其实是一个偏大的比例。

仔细研究各高校的自主招生简章,发现它们框定的“偏才”、“怪才”原来是这些:五大学科竞赛突出的、擅写文章的、擅长科研发明的、外语出色的……这种学生本来不过就是某方面突出一点,他们的才能在高考中应该也有相应的体现,为什么还要称其为“偏才”、“怪才”并给予额外的优惠呢?原来是这么一个逻辑:这些学生因为凸显了某些特殊能力,自然在别的方面会有所欠缺,自然会造成偏科,自然要影响到综合成绩,那当然要给他们一些优惠补偿哦。呵呵,如此一分析,这个政策实际上便有诱导偏科之嫌,实质上是和全面发展的教育宗旨有矛盾的。

既然对“偏才”、“怪才”有更大的优惠,一个本来均衡发展、不偏不怪的学生,是不是要努力够上偏、怪的标准,从而去博弈最大的利益呢?而本身就偏科的学生,是不是会更加突显其偏呢?事实正是如此。

以清华、北大为例,它们最爱的“偏才”、“怪才”就是五大学科竞赛的尖子:进国家队集训队可保送,进省集训队可以一本线签约,获国家奖的一般有60分至降一本线的优惠,获省一等奖一般有10-60分的优惠……

在以考取多少清华、北大学生论英雄的现实下,在清、北的自招优惠政策导向之下,目前一些中学(尤其是名校)已经找到了以学科竞赛主打清、北的“绝招”,且战果显著:它们每年都可斩获几十个清、北生,远远超过了裸考的产出。这些中学建立了一套高效的学科竞赛机制,从高一起就选定苗子,组建学科竞赛校队,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强化训练。据说,一个竞赛生在两年内,除完成正常的学业,还需要达到大学本科的专业水平,才能应对竞赛——若想从中胜出,不掉一身皮是不可能的。据说,近年来,清、北在湖南招收的学生中,靠竞赛和其它自招优惠“助功”的已经占到三分之二左右。没有“助功”,凭裸分考上清、北的学生,已经越来越少。

从前,因为五大学科奥赛奖项能够获得保送资格或者高考加分,曾导致了风靡大江南北的奥赛热。为了促进教育公平、推进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国家于2014年取消了全国奥赛二三等奖的保送资格,2015年起又取消持续了近30年的奥赛加分政策。

人们一度以为学科奥赛该会有所降温,但继后它又充当了自主招生的“敲门砖”,被取消的加分政策,化身为自主招生的优惠政策,如今反而是热得发烫!

一个小众的事件,最终变成了人人艳羡、影响深远的热门现象;一个只为网罗“偏才”、“怪才”而设的举措,最终变成人造“偏才”、“怪才”的温床,幸耶?悲耶?

05

既然是为遴选特殊人才而设,那么考生总得掂量掂量,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学生参与自主招生吧?不然!“一招鲜、能上天”,一个奥赛奖牌、一篇获奖文章或者一个科技创新项目,就可抵高考几十分、百多分,请问哪个考生不想做这样的“偏才”、“怪才?万一评委独具慧眼,青睐我的发展潜力呢?万一我痛失良机,别人占了便宜呢?

假如自主招生不受高考成绩限制,估计还将有更多的考生欣然一试,那完全有可能在高考之后,在各名校再创无数场轰轰烈烈的自招盛况!

尽管自主招生的优惠很诱人,但由于有达上一本线的门槛要求(获保送资格者例外),故大多数考生还是只有艳羡的份——自主招生其实只适用于少数成绩尚好且有突出学科的学生。

而最终能够用上自主招生优惠的考生可能就更少了:如果你达不上一本线,或者你加上优惠分后仍然达不到目标高校的投档线,或者你的高考成绩超过了目标高校的投档线,又或者你考得太好见异思迁了——这些情况下,你都用不上好不容易才挣得的自招优惠。据不完全统计,在获得自招优惠的考生中,最终能派上用场的不过三分之一。湖南近年来每年有数万人申请自招,约有万多人通过初审,最后通过自招途径录取的仅五六百人,其概率可用“沙里淘金”来形容。

在高考公布分数后的那几天,举办自主招生的高校需要对数以千计的申请者进行审核、笔试和个性化的面试,其工作量想必相当巨大——我们不知高校究竟调用了多少师资力量,是如何保证自招的公正性、科学性的。对于没有学科竞赛奖项的考生,能否通过笔试、能否从容应对面试、以及最终能否获得自招优惠,其实是有很大的运气成份的。

是否选择参与学科竞赛或者其它形式的自招,对于考生其实也是一场博弈:若把重心放在争取自招优惠上,万一没有什么斩获,意味着综合成绩也要大受拖累——某些考生就在这方面吃了亏,两头误;即便获得加十分、二十分的优惠,也不知能否弥补综合成绩的损失。押宝自主招生、或天天彩票官网 者一心一意拼综合成绩——这是一个两难选择。某些考生采用了一种折衷方案:平时不花太多的额外精力,到时参加一两所高校的自招,当做一个备胎——运气好的话,高考分加上自招优惠,有可能够上更好的高校。

06

自主招生在争议中已经试点了若干年,曾经的“北约”、“华约”、“卓越”、“京都”四大自招联盟也有了若干届自招毕业生,我们不知道教育主管部门、相关高校、教育科研机构是否做过系统研究、评估,譬如:

通过自招升入大学的学生整体表现如何,他们是否相对优秀?

自招生赖以加分的优势项目,在升入大学后是否继续发扬光大,对其成才有多少加成作用?

同一专业的自招生和裸考生对比,有什么区别?

自主招生的笔试和面试,整体上是否科学,是否显现出了更利于发掘人才的“伯乐”作用?

自主招生选“偏才”、“怪才”的功能,可不可以通过统一高考来实现?比如湖南给单科位于全省前万分之一的三本线以上考生,增加一次投档机会。

自主招生的各个环节,是否能够保障公正性、科学性?是否能够有效防范权力寻租、私相授受?

自主招生对社会的影响及其导向,是否有利于促进国计民生的良性发展?

……

这些情况不好妄断。但是我们可以有一些假设:

假如自主招生的良性效果非常显著,那完全可以完善机制并扩大规模;

假如自招生进入大学后并没有体现什么优势,甚至整体上还不如同类裸考生出色,那么,牵动千万人心的自主招生就是一场白忙活,这种制度也就没有什么推广的必要了;

假如自主招生已经丧失了公信力,总体上是背离教育规律、打乱教育秩序,甚至影响到了社会稳定,那么,它就应该暂时叫停,如同那众多被取缔的加分政策。同时,我们也应该集体反思:为什么种下龙种,却总是收获跳蚤?

(作者简介:熊松林,媒体人,教育工作者)

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