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官网 > 精华帖文 >


胡连会新闻公报词条收入新版现代汉语词典
胡连会新闻公报词条收入新版现代汉语词典

  来源:2005年7月26日《竞报》记者:赵唯辰 陈琳

  连战大陆行期间,4月30日“新闻公报”见报,5月2日开印的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就收入了公报中的相关词条

  今日面世的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收编词汇约65000条,是历次之最

  “愿景”收入新版《现代汉语词典》


  今天,我国第一部现代汉语辞书———《现代汉语词典》将推出全新的第5版。据介绍,与2002年面世的增补本相比,第5版《现代汉语词典》不仅内容方面变化较大,还穿上了亮红色的“外衣”。

  据介绍,《现代汉语词典》始编于上世纪50年代。自1978年正式公开发行以来,《现代汉语词典》已几经修订和增补,及时反映社会发展和现代汉语风貌的不断变化。此前最后一个版本是2002年面世的《现代汉语词典》增补本。据悉,《现代汉语词典》的发行总量已超过4000万册,每年的发行量几乎都在百万册以上。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收编词汇65000条,是历次收词量最多的。此次修编从1999年开始进行,2002年根据实际需要,出版了《现代汉语词典》增补版,用粉红色的纸张将1200多条新词汇附在原《现代汉语词典》第3版正文后面,单独排序。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在2002年增补版的基础上新增了4000多条词汇,同时,淘汰了不符合时代要求的老旧词汇2000多条。

  《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大体上沿袭了原来以严肃、简约为原则的设计风格,同时也有突破和创新。它采用亮红为主体色,同时以深红色呼应,衬托白色书名,非常鲜亮,充满了喜庆和热烈氛围。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词条

  纯粹新词有2000条左右

  “闪盘”等科技新词被收进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增加了6000条词汇,除去2002年增补版的1000多条增补词汇,则是4000多条。其中,一部分是为查考需要,新加了释义。因此,纯粹的新词汇有2000条左右,都是近几年产生的。

  对新增词汇,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修订主持人之一晁继周归纳了三类。第一类是一般语文词汇。如“边缘化”等;还有“打拼”、“打理”、“到位”、“缺位”等新词。第二类是反映政治生活的。比如“和谐社会”。生活类的有“低保”、“丁克家庭”、“量贩店”等。第三类是科技类。比如“盾构”、“U盘”、“闪盘”。

  2000余条过时词汇被淘汰

  “撒东京1.5分彩官网丫子”等方言被淘汰


  新增新词,当然也有旧词被淘汰。晁继周介绍,被淘汰的词汇包括四类。

  第一类是“纯文言词”。顾名思义,既然是“现代”汉语,现代书面语中不用的词汇首先要被淘汰。如“携贰”(有二心)、“阉寺”(古代宦官)等词,现在都没人说了。

  第二类是使用地区较狭窄的方言语。如“白相人”(游手好闲的人)、“吃讲茶”等。北京方言中的“撒丫子”、“地根儿”等词也在淘汰之列,虽然北京本地人还常讲这些方言,但也不能承认其普通话的地位。

  第三类是过时的音译词。汉语中接收外语多数是接收其“意”译,音译词本来就占少数,一些现在不常用的,如“爱美的”(业余爱好者)、“苦迭打”(政变)等。

  第四类是反映过时的事物,现在已不再使用的。如“帮口”、“地财”、“撤佃”。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词汇已没有存在的必要。

  最新词:“体认”、“愿景”

  晁继周介绍,“体认”和“愿景”这两个词是最新入编现汉的两个词。

  这两个词,最初出现在4月29日胡锦涛总书记与原国民党主席连战的会谈公报里,4月30日见诸报端。

  5月2日新版“现汉”开印。编审委员会临时决定,把这两个词收编。晁老师说,“愿景”虽然在台湾出现的比较多,但台湾省是中国的一部分。考虑到今后这两个词会经常出现,因此收编了这两个词。但是,在词典内对这两个词语的解释和例句,并不必引用“会谈公报”的内容。

  词条变化折射社会发展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讲述


  此次新版《现代汉语词典》的修订主持人之一的韩敬体先生,从1978年《现代汉语词典》第一次正式发行,就参与了修编工作。他说,从1978年到2005年,27年间《现代汉语词典》修订了5次,基本上能反映社会的变化和进程。

  1978凤凰彩票年《现代汉语词典》工农兵参与编订

  1978年发行的《现代汉语词典》从1976年开始编订,正值“文革”结束,受“文革”后期极左思潮的影响,必须让“工农兵”参与到词典的修编工作中来。

  当时有几十个从陕西煤矿和北京无线电厂的工人参与了词典的编订工作,在小组讨论时,参与讨论的工人常与专家的意见不一,经常发生争论。1977年春,工人撤走后,语言研究所的专家们等于又重走了一遍。总的来说,第一本《现代汉语词典》的出世还是很仓促的。

  1983年修编淘汰“红卫兵”、“走资派”

  首次发行的《现代汉语词典》在1980年就出现了问题,主要是极左思潮的影响。在修订时,主要是解决收词和释义相左的东西。淘汰了“红卫兵”、“走资派”等词,对“文化大革命”等词语做了新的解释。

  1996年修订更换词汇历次最多

  1993年开始启动第3版《现代汉语词典》的修订工作。这次修订更换了9000条词汇,新词占的比重并不大,只有1000多条,其中极大部分是增加了原来《现代汉语词典》中没有收的词,但并不属于新词。还有一部分是由于释义不全面而做了改动的。

  同时,上世纪80年代中期出台了几个新的规范标准,包括《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等。而原《现代汉语词典》的编订在标准出台之前,因此有必要把规范贯彻到新一次编订中。

  2002年增补“艾滋病”、“安全套”等

  《现代汉语词典》从1978年面世以来,确切地说是修订了四次,2002年出的是增补本。在2002年增补本出版之前,此次面世的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已经在编订中了。当时由于实际需要,主要是增加新词。记者在2002年的增补本中看到,1690页之前,是第3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内容。1690页至1767页,采用粉红色调的纸张新加了1200多个东京1.5分彩官网词汇。其中“艾滋病”、“安全套”、“白色污染”等当时新出现的词汇被收入。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幕后

  “晚上做梦还在解词”

  20多位编订人员,100多位评审专家,六年零两个月


  昨天下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里,记者见到了此次新版《现代汉语词典》的两位修订主持人———64岁的晁继周和65岁的韩敬体。

  晁继周从1983年起参与了《现代汉语词典》的四次修订和增补工作,而韩敬体则从学校毕业就被直接分配到了语言研究所,参与了历次《现代汉语词典》的“改头换面”。

  从1999年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开始修订,到今年5月2日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开印。6年中,两位修订主持人由在职工作,持续到退休之后,依然还在做着后期的总结工作。

  20多位编订人员,还有全国各地的100多位评审专家,花了六年零两个月时间———这是新版《现代汉语词典》的背后。

  修订者最大的82岁

  晁继周介绍,正式参与修订的人员有20多位,其中年龄最小的30多岁,年龄最大的已经82岁了,已退休多年。

  “修编词典的工作量非常巨大,20多位直接参与者,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位审稿专家。即使这样,6年间也没有双休日和节假日。”

  1978年的第一次修订《现代汉语词典》,到此次修订新版《现代汉语词典》,都成立了审订委员会。1978年,包括叶圣陶在内的15名专家成了首批审订委员会成员。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在修订之初也成立了由15名专家组成的审订委员会,前后共召开了8次讨论会。

  去年12月17日召开了第7次讨论会,要求修订人员在2005年的1月10交稿,这一段时间是大家最忙碌的时候。没有元旦,没有春节,没有休息日。修订人员最长的工作时间是连续19个小时。“真正进入了倒计时状态。在1月10日这天,我们准时交了稿。”晁继周说。

  “太艰苦了!”

  “太艰苦了!”谈到此次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修订工作的感受,晁继周说,“白天,修订人员的工作对象是每个词语,到了晚上,做梦还梦到如何给新词做解释。整个24小时都在与汉字打交道。”

  在交谈中,晁继周给记者说了一个故事。在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成稿的最后几个月,一位修订参与者的母亲,在癌症痊愈后又发现了新的病情,可当时是工作最紧张的时期,加班、加点、休息日照常上班。这位修订参与者保持工作状态没有让任何人觉察出异样。直到10天前,这位参与者的母亲去世了,大家才知道。”

  例句重视时代感

  除了新加了大量的词汇外,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有个和和以前的版本都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标注了每个词的词类。这也是新版《 现代汉语词典》编订工作最困难的原因。

  昨天,记者看到,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中每一个词语前面都有一个小方框,里面标注着词性。以前的《现代汉语词典》都只对虚词做了标注,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对动词、名词、形容词三大实词也做了标注,并对以前不太准确的释义和例句做了全面的检查、修改。

  晁继周介绍,此次修改中,特别重视例句的时代感。比如,“咱”这个字的例句修改,以前的例句是“咱穷人都翻了身”,修改过的例句是“运动员为咱争了光”。

  每人每年收集1000条新词

  在晁继周和韩敬体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靠墙有一个大柜子,上面有很多小抽屉,特别像中药店里的药柜。晁继周笑着拉开了其中一个抽屉,里面装满了一抽屉的小卡片。

  “《现代汉语词典》里的每个词汇来自这些卡片。”晁继周说,1978年的《现代汉语词典》由100万张小卡片组成。从那之后,编订人员收集资料的工作一直没有停止,每人每年从读书看报中,必须收集到1000个新词汇。这样,每个修订人员的家里都有这种像中药柜的家 具,用来盛放收集到的小卡片。有一次,一个客人初次来到晁老师家里,看到这样的柜子,竟然以为晁老师是开中药店的。

  据介绍,现在有了电脑,查找佐证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可以由电脑代人完成,但最终的修改审稿,还得由人来完成。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摘录

  即便是具有普遍性和稳定性特点的新词新义,《现代汉语词典》由于篇幅有限,也只能选收其中的一部分。昨天,记者把新增词汇从词语意义方面进行了分类,并摘录了一些。

  政治类:德治、打黑、反恐、反贪、巨贪、恐怖主义、问责、政风等。

  法律类:不作为、布警、法槌、法官袍、法徽、国家赔偿、特别法、智能犯罪、故意等。

  经济类:并购、彩民、炒手、撤标、撤市、持仓量、充值、价格战、限产、循环经济等。

  金融保险类:保额、保费、保险人、财产保险、电子货币、金融危机、人寿保险、世界银行等。

  科技类:笔记本式计算机、编程、波导、彩显、磁控、短信息、闪存、闪盘、主板、信息库等。

  商业类:便利店、超值、车市、承购、承销、传销、断码、灰色市场、均价、扩销、量贩店等。

  工交类:并线、车模、车位、城铁、错峰、打表、大巴、盾构、工残、管道运输等。

  军事类:电子战、动能武器、环境武器、军地、军购、军演、立体战争、虐俘、失能武器、水陆坦克、特种部队、战略导弹、战术导弹等。

  建筑房产类:参建、层高、拆建、错层、多层住宅、返迁、房市、仿建、高层住宅、灰空间、会所、烂尾、联建、廉租、毛坯房、迁建、生态建筑、尾房、玄关、跃层等。

  环保类:白色垃圾、断流、放射性污染、环境科学、环境激素、空气质量、空气污染指数、绿色壁垒、绿色食品、石漠化等。

  动植物类:珙桐、金花茶、莲雾、坡鹿、台湾猴、秃杉、望天树、野骆驼、藏原羚、中华白海豚、中华鲟等。

  文教类:博导、辅修、海归、开题、可读性、扩招、陪读、收虫、双学位、特长生、特殊教育、外教等。

  新闻通信类:报料、爆炒、标题新闻、播报、彩信、电邮、电子函件、耳麦、垃圾邮件、录播、热播等。

  体育类:补时、擦边球、长考、出赛、德比、短池、方程式赛车、锋线、复盘、叫停、教头、始发等。

  医药卫生类:靶器官、彩超、超声刀、抗药性、苏丹红、强迫症、非典、禽流感等。

  餐饮类:冰茶、冰品、餐点、餐位、餐纸、茶吧、纯净水、电磁灶、干啤、干红等。

  休闲旅游类:黄金周、客位、旅行车、森林浴、生态旅游、玩家、星级等。

  社会生活类:安全线、搓麻、低保、丁克家庭、富婆、共赢、黑恶、礼包、托养、性教育、性侵犯、自助等。

  一般词语:扮酷、办复、打拼、到位、低限、地毯式、巅峰、反超、反向、跟进、利好、拼力、拼争、缺位、缩水等。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词义

  体认:体察认识;~生命的意义。

  愿景:所向往的前景;和平发展的共同~

  和谐社会:体现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创造活力、人与人、人与自然和睦相处的稳定有序的社会。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解释

  为何收入“二奶”

  在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中,记者看到了“二奶”一词,其释义是“有配偶的男子暗地里非法包养的女人”。为了更好的解释这句话,“包养”也收入了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中。

  此次编订主持人之一晁继周告诉记者,像“前卫”、“另类”、“酷”等一些外来词,曾经也是一小部分人的词语,因为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逐渐大众化,具有了普遍性和稳定性的特点,这次也在新词收录之列。

  像“包养”、“二奶”这些大众认为“不好”的词,被收进了新《现代汉语词典》里也是有其合理性的。“我们并不拒绝消极的词,关键是在词语的解释上如何摆正立场。”他说。

  “玉米”不会收入

  近一段时间,2005年电视节目《超级女声》中李宇春的歌迷自称“玉米”,这个词也一时在一部分人中十分流行,但《现代汉语词典》不会收入。对此,晁继周说,《现代汉语词典》是规范性的中型词典,它在收录新词新义方面不同于一般的大中型的新词词典。

  它既要受自身收词原则的制约,又要受词典规模的限制。所以,它不是描写性地见一个新词就收一个,而是具有一家的选择性。它所收的是那些流行较为广泛、使用较为稳定也就是生命力较强的新词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