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官网 > 原创帖文 >


怀疑的时代就一定失去信仰吗?


卢新宁《我唯一的害怕,在怀疑的时代失去信仰》问得好,究竟信仰是什么,或者要信仰什么,要什么样的信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实际还有一个同样非常重要的问题则是信仰为什么这样重要)。我们与作者的年龄和所处青春大学的时期大致相仿,对她所讲信仰问题的特指还是比较明白的——无非就是针对80后、90后以来的年轻人所日益强化着的器物利益或者个人功名利禄追求而离弃了精神利益或者国家民族前途的追求罢了。曾几何时,这种远大理想是如何使我们热血澎湃,义无反顾,几番风雨,挥之不去……殊不知,那难料的时势变迁却让我们一代代后人义无反顾般地诀别了信仰,一股脑地扎进了功名利场,如此中国的混沌世界何不叫人扼腕,我们应该理解卢新宁。

然而,哲学思考哲学研究是不能仅仅停留在上述那种感情的感性的含混的概念思维上的。所以,我们必须尽量清晰的清楚的回答上述信仰是什么的问题的,这当然也包括不是只质问卢新宁,也要自己努力将这个问题回答出来的。那么,信仰究竟是什么呢?千万不要简单地只去凤凰彩票拿着过去某个现成的说法说辞来抵数,比如共产主义信仰,比如过去的革命理想,比如大同世界等,那样太笼统,并且也很难经得起深入的质疑,比如可以这样质疑,既然共产主义信仰那样好,为什么大凡搞这个信仰的地方都挫折失败了呢?如此,就必须搞清楚其失败的原因。反过来,也必须看到其有没有成功和成功的原因的。而我们现在讲的信仰则肯定是与这个成功的部分息息相关的。

想到这些,似乎还不够(哲学)。我认为,关于信仰的哲学研究还应该将上述事实更加尽量扩大到各个人类族群的情况和整个人类文明进化的情况去看,找到其信仰作用成败的共同的一般的原则的规律性。再将此规律性与我们那些可操作性可行性的实践里的成分进行对比,如此挑拣出来的干货才是我们此下谈及的信仰所在。那是什么呀,无非就是一系列的超越性先进性的思想观念啦。而如此思想观念为什么这样极其重要须臾不可或缺呢,就在于人类的全部聪明灵性全部创造创新全部功德福祉,都是被这些思想观念的超越程度先进程度所先验性决定了的。没有它,不能确立它,你的行为方式如何超越习惯超越传统,你当然只能是循环停滞在过去生产生活的窠臼里打圈子了。

信仰也要有抽象的思考。怎么抽象的思考?就是要跨过那些具体宗教信仰的表象遮掩,尽量看到看清其内在的本质。如此则不会受制于各个具体宗教信仰的运动样式来束缚我们的思想深度。强调这一点未必不是非常重要的。试着对比某种宗教信仰与我们世俗文化的根本不同则更清楚了。这种根本不同其实就是基本思想的不同。比如求真意识与求功(名)意识、平等意识与等级意识、契约意识与关系意识、独立意识与依附意识、博爱意识与仇恨意识,等等。所以,我们眼下议论信仰的命题,与其说是要按照某个宗教信仰的样子来重树我们的某个精神信仰,不如说就是要通过怎样的途径来将我们一系列陈旧落后的思想更换成先进的思想。

从这样的思考角度来看信仰问题可能更具实在性操作性可行性。我们也可以据此来回顾过去过来的情况,如果说共产党九十多年奋斗历程中确实还取得了东京1.5分彩官网许多伟大成绩的话,从思想这个最深的角度分析,其实还是与共产党彼时确实是言行一致笃行其优秀性的思想观念密不可分的。我们许多沉浸在狭隘的权术角度、欺骗角度、利用角度等非思想性视角看问题的同胞们,总是一叶障目看不清人们特定行为方式背后最深层的思想作用,总是像某人那样以最坏的恶意来度量人的行为,这样便注定了他们思考的肤浅世俗性,这种思考换句话即是说它属于非哲学弱哲学的范畴。而当学会了用这种高屋建瓴的思想视角来分析观察,中共九十多年的历史曲折便一下子就清晰可辨了。

信仰的“范本”实质还是讲信仰的具体内容。这点说来也并不很复杂高深,一句话可这么概括,她就是一系列超越性的思想观念。具体举例则是数不胜数的了。如果你曾经历过文革前后的时代,你诵读过那时的“宝书”(为什么打引号,是讲其书并非全部是宝,确实还有许多错谬糟粕应该警惕剔除),现在你的嘴边可能就会随便流出很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精益求精、实事求是、都是人民勤务员、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愚公移山、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道德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试想,一个人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一个族群如果真努力这么做去,我们的信仰不就确立了,我们的社会不就蒸蒸日上了,我们这个民族不就进步起来了。话说回来,真达此状,还得靠我们系统理性的改革哟。

系统的理性改革也即是系统工程的改革,即以尽量全面整体的眼光来总览设想推进改革。系统工程讲究完成某项工作中“最长路线”(即关键部分)的事项要准确有力地牢牢抓住推进,这样才能有效推动全部改革成功前进。我们过来30多年的改革为什么总是达不到初衷?从思想性上讲,实则还是我们的改革思想有缺陷。什么缺陷,就是缺乏系统工程的思想,缺乏抓关键部分的思想,缺乏既积极又稳妥推进关键部分前进的思想。

粗略评估我们过去的改革,基本上是偏颇于经济领域或者表面层次进行的,其思想的提供者无非一些学习西方经济学或者其他某个专业的热门专家,他们哪里具有一点全面把握西方社会整体知识的能力,哪里具有一点全面把握中国社会整体规律的能力,哪里有一点从本质上认清世界文明演进规律的能力,所以他们设谋的改革往往是片面性的,致使中国的改革发展问题越积越多越积越深越积越重。这个道理可以广泛演绎无穷事实来证明的。

那么,中国的系统改革究竟是怎样的呢?我这里只提一点粗略思路。主要有二点。一是要找准关键。我看有两个。一则崇高信仰,二则民主政治。前者是根本性方向性的,后者是启动性引擎性的。二者相辅相成可以互动。二者哪个更突出,则应依据当下实情灵活掌握。目前情况下,民主政治似乎更突出。二是怎么积极稳妥推进关键。比如中国民主政治究竟怎么做。这个问题我在本坛近期拙文《民主断想》里讲了思想梗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