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官网 > 原创评论 >


工艺美术大师杨坚平 守望潮汕美术六十八载

工艺美术大师杨坚平先生从事传统工艺设计与理论研究六十八载,在潮州木雕和刺绣创作设计领域,杨老先生硕果累累,由他合作设计的潮绣《九龙屏风》、通锦绣《春满南国》等作品曾获中国工艺美术品的金杯奖。

杨坚平先生毕生设计与收藏的潮汕非遗传统工艺、技法共4千余件,其中大部分为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保护项目。此次精选1千余件公开展示,其中包括广东潮汕地区的潮绣、抽纱、剪纸、泥塑、陶塑、铁枝木偶、竹编、麦秆画、风筝、纱丁等民间手工艺艺术品。

近日,“杨坚平潮汕非遗传统工艺设计·收藏展”在汕头市博物馆开幕。

五十年代初结缘潮汕工艺美术

这次展览的主题为“存绝艺扬潮风”,之所以会取这个名字,与杨坚平对潮汕地区非遗文化的理解不无关系。在他看来,潮汕的工艺美术,大部分已经列入潮汕的非遗项目,是潮汕文化的精髓,最珍贵的是保存了地方特色。在杨坚平看来,不少潮汕工艺美术项目巅峰时期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些作品甚至成为了“绝艺”。可以说,此次展览,是杨坚平从事相关设计、研究工作几十年来,第一次全面系统展示潮汕非遗瑰宝。

出生于潮州的杨坚平,自幼喜欢美术,年轻时,他学习的是油画、版画等西画,但生长在潮汕地区的他,难免受到来自民间的手工艺影响,开始接触到剪纸、刺绣等民间美术形式,1950年便开始尝试使用笔下的线条设计民间工艺的底稿。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画大师关山月莅潮,杨坚平受老师吴藏石的嘱咐,陪关山月一起到潮州北堤写生,顺便观看了潮汕民间剪纸。关山月对于潮汕剪纸手艺赞不绝口,并建议杨坚平研究潮汕传统工艺。

当时的杨坚平每个月只有十筒米的工资,但是只要省得下来,便用“粮米换剪纸”的形式,开始搜集剪纸。

“幸好家里兄长都已经出来干活,家里口粮压力不算大,我的十筒米也得以自由分配。”杨坚平说。虽然当时杨坚平已经在绘画上小有成绩,但还是义无反顾地投身民间工艺。从此,潮汕地区少了一位画家,多了一位工艺研究者。

时至今日,杨坚平共搜集并参与设计民间剪纸超过1000件,除了戏曲人物、民俗活动等题材的剪纸外,还有现代题材的剪纸,如当时的大炼钢铁等反映一定社会背景的题材。此次展览便有一个专门的展厅展示杨坚平收藏的100多幅剪纸,这也是这些剪纸作品首次对外公开展示。

在木雕和刺绣中融入绘画技艺

68年来,杨坚平虽然涉猎潮汕工艺美术门类较广,但他一直专注两个领域,一是刺绣,二是木雕。这与他曾经的工作息息相关。

从1959年起,杨坚平连续31年任职汕头专区工艺美术研究所、潮州工艺美术研究所、潮州刺绣研究所。在此期间,杨坚平接触最多的便是刺绣和木雕。当时的国情鼓励将工艺美术品出口进行创汇,因为刺绣在潮汕民间妇女中有广泛基础,加之从清末发展到上世纪60年代逐渐成熟的工艺,精美的刺绣尤其是抽纱广受国外市场欢迎。杨坚平运用绘画基础,设计出了不少底稿以供创作,也逐渐开始接触刺绣。而木雕的情况与刺绣相似,在潮州有几个村子专门从事木雕生产,因此产量得以保证,工艺也受到肯定。“其实,绘画和工艺设计是相通的,都是基于美术的基本理论,加上几何形体的构造,形成设计作品。”杨坚平说。

1980年至1982年,潮州市成立潮州唐代开元寺修建筹委会,杨坚平被潮州市政府聘为委员并担任雕塑工艺组组长,佛像、木雕、潮绣的总工艺师,主持开元寺的修缮重建工程及修复宋代韩文公祠等工程。1990年,他还赴泰国主持修建曼谷最大的中国式佛寺“紫真阁”雕刻、刺绣工程。1993年,成功地将潮汕本土的手工勾针绣、东方织带盘结和传自西方的抽纱工艺元素有机融合,创作设计出2000多款中国风的时装饰品新样式,风靡东南亚及欧美市场长达22年之久。

实际上,杨坚平在从事设计的同时,也在进行着工艺美术方面的研究。早在1959年便出版了《潮州木雕研究》一书,受到肯定,此后更是著作等身。年事渐高后,对于工艺美术的研究越发投入,同时还积极奔走于召集学会、组织展览、策划研讨、主编刊物等大量社会学术活动中,亲力亲为保护非遗传承、弘扬优秀传统艺术。

不惧高龄多次外出搜集材料

“现在的非遗有一种较为奇怪的现象:研究传承技艺的人多,而探究理论的少。其实非遗项目包括了设计、技术、理论及管理四个方面的内容,缺一不可。”杨坚平说,但这四方面并非对立关系。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没有‘非遗’的概念时,设计者的地位还受重视。就拿刺绣来说,一般是给1名设计配12名绣工,绣工负责将设计作品制作出来作为样品分发,进行批量生产。设计者本身不一定都具有非常娴熟的刺绣工夫,但是都会了解刺绣的针法,在此基础上才能进行设计。因此,有些设计者,比如我,就会进行相关的理论研究。”杨坚平说,得益于在了解刺绣工艺基础上进行设计,刺绣产品能够保证更新频率,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新品问世。时至今日,杨坚平家中还留存着数本当时设计的刺绣底稿。

凤凰彩票“现在非遗项目反而重视技艺,而忽略了设计。非遗传承者大多数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依样画葫芦’,难以有创新创作的作品问世。这样‘吃老本’,对于‘非遗’项目的发扬更新是不利的。难以出新的原因归根到底就是对于传承者对于非遗理论的研究。”杨坚平说。在他看来,非遗项目的传承并不能一成不变地全盘保留,更应该进行继承性的创新。

对此,杨坚平举了一个自身的例子。他在研究潮州木雕时,发现我国著名美术史论家陈少丰教授在其《中国雕塑史》一书中论述“潮州木雕”的艺术成就,不是应用于建筑装饰,而是施于神器装饰的“宣炉罩”“馔盒”。

然而,杨坚平发现,这类神器木雕,只引起了一、二名潮州木雕从业者乃至非遗传承者的注意。于是近十年来便策划设计一批各种样式的潮州木雕馔盒并特别请潮州木雕最擅长人物雕刻的木雕家郑捷坤完成人物形象,让这种潮州木雕的艺术成就得以继续传承。在此次展览中,也展出了杨坚平自己设计的木雕馔盒。

东京1.5分彩官网

那么,非遗理论该如何进行研究呢?在杨坚平看来,研究非遗至少有三点特质必不可少。其一是需要不断地补充知识。杨坚平自称,为了研究木雕与刺绣,他将全国出版的各种与之相关的书籍全部齐集,同时保持每日读各种书籍及资讯的好习惯。“研究一个非遗项目,涉及到的可能是地区的方方面面,就拿潮汕来说,除了该项目的技术之外,还需要关注祖先移民来源及来源地文化、海外华侨、当地经济、民俗、建筑、戏剧等潮汕文化相关知识,最好还要了解志书,虽然民间工艺很少见于志书,但也能作为时代背景参考。”杨坚平说。

“除了有尽可能广博的知识外,还要保持吃苦耐劳的精神。”杨坚平说。年轻时,为了了解潮州木雕,杨坚平有空的时候,便挨个乡村跑,每到一处就看当地的祠堂及大宅建筑,研究当地的木雕题材,拜访当地的木雕艺人,通过田野调查获取大量的一手资料。“现在想起来,当时跑了不下一百个村,而且还不是一次完成调研。”

如今,杨坚平正在研究广东木雕课题,为此,他不顾高龄,仍跑在田野调查的第一线。“很多时候不能只依靠图片,还凤凰彩票要现场看才明白,毕竟研究的成果是要留给后人的。”杨坚平说。

“研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贵在坚持。”杨坚平用其68年的研究诠释了这一点,然而,85岁高龄的他仍未打算停下脚步。“我手头还有木雕三大课题正在研究,成果将编著为《广东木雕》一书,对此,仍需多次深入梅州、广府等地区搜集资料。”杨坚平笑称。

工艺美术大师杨坚平表示,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用自己的方式,进一步将潮汕地区的这些“绝艺”传承下去。

还想看更多工美资讯、工美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工美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