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官网 > 原创评论 >


[转贴]教授校园出摊记
教授校园出摊记

(此文系北航田俊武副教授所写。有记实性。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tianjunwu)

“那些卖菜的、卖水果、卖大饼的每天都能在京都大学校园摆摊,每天赚它千儿八百的,我为什么不能呢”每当张生路过校园生活区、看到小商小贩兴隆的经商情景,他就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个问题。张生虽然是京都大学文学院的副教授和外国文学评论家,但他不会搞关系,老婆至今没有工作,一家三口就靠他那可怜巴巴的3000元大洋在北京过日子。尤其是当张生的女儿到西山私利高中上学、每年需交3万元的学费时,生存的压力日益加大。张生不得不放弃他的外国文学研究,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考虑在哪里能挣点钱,给女儿买点生活补养品,给多年没有买衣服的妻子添见新衣。至于说象京都大学的各级领导和校外的大款们那样住着豪华的房子、开着奢侈的大奔,这是张生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想起奢侈的大奔,张生突然灵机一动。他不由自主地朝京都大学的家属区走去,看到各级领导和理工科教授的门前停着一排排豪华的小汽车。若有所思的张生在偌大的校园走了个遍,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把停在四个家属区和各个教学楼前边的小汽车数了个遍,一共有一千多辆,还不含来来往往临时出入京都大学的其他车辆。“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啊!这些车外出的话,都不免有因超速而挨罚的。如果我批些汽车反测速雷达卖给他们,不就解决了他们的行车之忧、而且我也赚到钱了么?而且我不仅卖给他们反测速雷达,还要卖更多的汽车保养产品。有位专家说,一个新车买下后,至少需要花5000元给它进行武装。全校的1000多辆私家车照这样武装起来,那可是一笔巨款哪!”想到这,张生不由激动起来。“谁说我张生就只会什么主题啊、形象啊、叙事手法啊,我张生也有经商头脑。我要抓住商机,立即行动起来。”于是张生跑回家,跟妻子商量在京都大学最奢华的小区摆摊设点销售汽车反测速雷达的事情。

“学校不反对么?”妻子看到一向内向的丈夫突然有此挣钱的念头,又喜又忧。喜的是丈夫那榆木脑袋终于开了窍、认识了挣钱的重要性;忧的是耿直的丈夫一向不擅于求人,几年来她曾不断地与他吵架,让他去求领导给她安排工作,然而他始终倔强地不去找领导求情。如今,他会为摆摊经商的事屈尊找领导么?

看到妻子的疑虑,张生自信地说:“学校不会反对的。一是学校生活区有那么多卖菜的、卖水果的和卖吃的小贩,他们把生活区弄得乌烟瘴气学校都不干涉,怎会干涉咱们毫无污染的产品呢?二是我好歹也是京都大学的副教授,他们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再说,他们多年来不解决你的工作问题,还不允许我们自谋生计么?不过你的担忧也不无道理,为了万无一失,我还是给保卫处长和物业公司经理发个电子邮件,告知他们我要在校园摆个汽车用品摊。”

张生副教授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在给保卫处长和物业公司经理发了电子邮件后,张生马上就在网上搜索,找到了京城的几家汽车用品代理商,批了征服者210、208、南极星388和先知606等市面上最风行的反测速雷达,还有各种汽车保健用品。然后张生让锦旗店制作了一条长幅,上书:“汽车用品在线,京都大学教授开办”。当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在一个晴朗的星期天上午,张生在停车最多的小区附近摆了几张桌子和椅子,放上产品,在两棵树的中间扯起了那幅红色的条幅。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饥饿和生存的压力就像两只老虎,时刻在后边追赶着你,你还会讲究斯文和尊严么?此时,被穷困折磨够了的张生放下了书生的架子,依然站在自己搭好的销售平台边。开始的时候还有点难为情,生怕遇到自己的硕士生。随着过问的客户逐渐增多,张生渐渐进入商凤凰彩票战的状态,开始全神贯注地给客户讲述汽车反测速雷达、洗车机、车油和车蜡等汽车用品的功能,俨然如一位久经商场的老将。由于张生诗一般的讲解,再加上他的教授身份,他的产品很快就有人购买了。

到傍晚时分,张生才终于打发完最后一批客户。趁这工夫,张生算了算当天的利润。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了他一大跳。乖乖,净赚3000元,一天的销售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啊。怪不得人们说无商不富呢。在一个京都大学一天都能挣3000元,而且还有好多客户今天未必到场,那么整个北京的50多所高校呢?那该是多么大的数字呢?照这样的挣钱速度下去,不但孩子的学费有着落,老婆有钱买衣服,而且买房子也指日可待了。“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我张生并不是人们所说的那样光会上课、写文章的呆子,我还有经商头脑呢。今天小试牛刀,一旦跑遍北京的高校市场、赚一笔钱后,我张生就要成立一个汽车用品公司,大张旗鼓地干下去,成为一个真正的老板。”张生自豪地想到。

正当张生沾沾自喜地放好钱、收拾好剩下的几件产品准备打道回府时,学校的一辆巡逻车嘎地一声停在了张生面前。保卫处苟处长和物业公司谭经理带着几个保卫人员从车上跳下来,抓起张生的汽车用品就往巡逻车上扔。张生见状,怒斥道:“干什么?我是京都大学文学院的副教授张生。”

“抓的就是你!”苟处长大吼道,指示几个喽啰将张生推到巡逻车上,径直朝保卫处驶去。

“未经批准私自在学校小区摆摊,你好大的胆!罚款一万,胆敢拒交送你到城管局!”苟处长凶神恶煞地说。

“我不是发电子邮件通知你们了嘛。”张生说着,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和教授证,然后告诉苟处长和谭经理自己的真实身份。张生想,都是一个单位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保卫处长和物业公司经理不至于六亲不认、连他这个副教授也不放在眼里吧。

“你以为你这个破副教授有什么了不起?就敢违背学校的政策啊?甭说你给我发个电子邮件,就是你亲自登门给我送大礼我也未必批准你在这里经东京1.5分彩官网商。”谭经理狠狠地说。

“那你们为什么允许校外的小商小贩在这里卖菜、卖水果、卖大饼而不允许我这个校内的教授在这里解决点生活问题呢?”张生辩解道。

“他们有常务副校长的批条,你有么?少啰嗦,赶快交罚款,并写下保证书以后永不在校园里卖东西。否则立刻送你到城管局去”苟处长不耐烦地说。

张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硬抗是不行了,同是一个大学的保卫处长和物业公司经理尚且不把他放在眼里,送到市城管局就更惨了。张生清楚地记得:2003年3月,大学生孙志刚因为没有办理暂住证,就被广州市城管局收容所拘留,活活打死;2007年5月,兰州市西固区城管执法局某中队执法人员将一名正在卖粽子的妇女推倒在地,导致其小便当场失禁;2007年6月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东风路中队在东风路将一名练摊的女大学生打成重伤。想到城管局的暴行,张生不寒而栗。但今天总共挣了3000元,却要给他们交1万元的罚款,不但一天的收入没有了,还得搭上两个多月的工资,也真是太冤。无奈,张生生平第一次开始求人,给自己学院的牛书记拨了电话,让他火速赶到保卫处给他解围。好在牛书记还算有人味,接到张生的电话后马上赶来了。虽然牛书记和苟处长以及谭经理是平级,但他们毕竟是领导,所以彼此之间还是挺客气的。牛书记说张生是文学院引进的人才,爱人工作一直没有解决,虽然在校园摆摊有点不妥,但也情有可原。

保卫处长和物业公司经理见牛书记说情,也不再继续强硬。毕竟,他们什么时候也会用到文学院的书记。不过他们仍然坚持,罚款由原来的1万降到3000元,并让张生保证今后永不再校园摆摊。牛书记也不愿因张生的事情跟保卫处长和物业公司经理闹僵,就劝张生照办。张生无奈,只好乖乖地交出了自己一天的经商成果,给牛书记道别后垂头丧气地走出了保卫处。天知道这3000元是上交学校还是保卫处长和物业公司经理私分呢?

这次惨痛的经历使张生悟出一个道理:在中国,不管你是教授还是副凤凰彩票教授,没有钱或权你就永远难受;什么博士还是硕士,没有钱或权你就什么也不是。张生决定这下半辈子再也不搞科研了,他要继续经商,挣一笔钱,让那些毫无人味的势利官僚拜倒在他的“钱”下;张生也不希望他的孩子在将来象他那样再搞什么外国文学研究,他要从现在就培养她从政的意识,再也不要象她老子那样受尽官僚们的气。
从此,学界少了一个思考的学者,社会多了一个市侩的商人!哈哈!

2007年10月24日